如在2007年8月份《今日关注》的30期选题中,呈现出一种距受众越近,选题却越少也越“软”的趋势,仅有的三期选题:《关注单双号出行第一天》、《港股 境内居民直接投资境外第一步》、《中国反垄断法诞生》,均可归入民生、经济类的“软性”议题。而据笔者并不完全的统计,8月份至少有以下重要的时政新闻发生,并经媒体披露报道,如:国务院新闻办召开例行记者会,中央纪委负责人首次披露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已依法收监羁押;全国猪肉等食品价格普遍上涨,国务院总理视察食品市场、国家发改委发出物价调控指令;湖南凤凰县大桥垮塌;山东煤矿发生溃水事故,170多名矿工被困井下;广电总局叫停《第一次心动》等电视节目。这些发生于国内的重大事件,无论与我们的切身关系,还是受关注的程度,显然均大大高于诸如《俄美两国北极“冷战”》、《时隔7年 朝韩首脑再聚首》、《罗夫辞职 布什失去白宫大脑》这类“别人家的事”。

  可以与此相互佐证的是,央视新闻频道的两档新闻评论类节目《央视论坛》和《国际观察》先后停播,尤其是关注国内新闻的《央视论坛》的早夭,也从侧面证明新闻评论、分析类节目,可能在当下的新闻语境中缺少必要的生存空间。这样的限制不但已经明确地反映在《今日关注》的选题取舍中,而且对《中国新闻》等播报类的新闻节目也有影响。如记者任永蔚在两会和香港回归报道中对高官的采访,就在相当程度上面临着让人记住了记者的能干,却没有记住新闻内容的尴尬。而这种尴尬的原因之一,就在于在新闻深度分析方面的止步。譬如,在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际,确实有足够的经验需要总结,有足够多的议题值得探讨,如“一国两制”实践的经验与教训及对台湾统一的可能影响,或香港民主实践的经验与前景等等。对于港府高官或各界权威人士的采访,当然有助于对这些问题的总结和探讨。但如果是在“热烈庆祝香港回归十周年”既定主题下进行报道,以高官之口歌颂香港回归十年的成就,或许还不如采访香港百姓“马照跑、舞照跳”的回归生活更有说服力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伴随《央视论坛》、《国际观察》等新闻评论类栏目的停播,央视新闻频道发生着悄然的转变,《社会纪录》、《共同关注》、《新人物周刊》等一批软性新闻谈话节目先后出台,在《岩松看日本》、《岩松看台湾》等专题节目和香港回归报道中,央视新闻频道也更多地将镜头对准普通的百姓,即更多地以社会、文化的角度,而非政治的角度关注各类新闻事件。这种软性的转变,与CCTV—4的硬性坚持恰成对照。在转变与坚持之间,究竟哪种选择更有利于频道建设和影响力的提高,尚需更长时间的观察。▲

  由《中国新闻》和《中国报道》共同坚持和体现的CCTV-4的新闻理念和追求,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报道中,得到了一次集中体现的机会。当时带有垄断性质的报道机会、国内电视媒体独家占有的境外电视视频资讯,和从《中国报道》延续下来的演播室访谈形式、国内一流专家组成的嘉宾团队,有效弥补了一手资讯的不足,形成了一次真正的“权威报道”。秒速赛车彩票伊拉克战争报道的成功,不但极大地提升了CCTV—4在国内观众中的知名度,也进一步强化了其一直坚持的新闻理念和追求,形成了目前CCTV—4的新闻节目形态和特色。

  笔者至今清晰记得,1992年10月1日,《中国新闻》首次开播,记者高丽萍在广场所作的国庆报道中,以长达10分钟的“现场报道”,引导观众走进广场,采访了多位来自不同地区、不同身份的普通百姓。虽然作为成就报道,不免带有常见的画面和语言格式,但记者手持话筒走进新闻现场,以现场提问、解说的形式,强调记者的“在场”而传达出的“现场感”,在当时的电视屏幕上无疑具有开创性的意义。笔者当时在主播台上与观众一起跟着记者“走进”广场,也极其自然地随之进入一种“新闻感”极强的氛围,整个节目也因此呈现出全新的面貌,显得格外与众不同。

  近年来,尤其是伊拉克战争之后,随着视频传输手段的进步和央视在世界各地的全面布局,《中国新闻》栏目中越来越频繁地利用视频或电话连线的方式,力争在新闻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点做出及时反应,力求塑造一个视线覆盖全球的权威媒体形象。笔者曾经在一档半小时的《中国新闻》中,就巴以冲突事件,分别与央视或新华社驻美国、欧洲、中东及在京的记者分别进行视频和电话连线,虽然囿于各种因素限制,有些记者未能真正到达新闻事件的第一现场,但以演播室为中枢,调度、整合各路信息,完整呈现新闻事件的基本形态已经具备。而如本文第一部分分析,《今日关注》2007年8月份选题中的国际新闻部分,已经做到对世界所有大事的全面覆盖。

  此后不久,一位对媒体传播颇有研究和心得的业内人士向笔者表示,他对《中国新闻》的关注,首先源于对笔者和方静两位主播所表现出的独特气质的注意,而他对这一气质的概括是“冷”和“隔”。他将这种“冷”和“隔”,解释为播报者与所播报的内容,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和适度的审视,这一客观立场的预设,与当时习见的对正面报道或成就报道的“热情投入”,显然有根本的差异,由此使《中国新闻》获得了一种在当时的电视新闻报道中并不常见的客观视角,及由此而可能建立起来的可信和潜在的权威感。

  以笔者的体会,无论是记者的“在场”,及记者通过摄像机引导观众实现的“目击”过程,还是主播在播报过程中尽量保持的客观立场,从《今日关注》的选题看CCTV-4的新闻理念和追求秒速赛车:都体现了《中国新闻》自创办之初就力求实现的客观、可信、权威的新闻品质。虽然由于《中国新闻》的“对外”定位逐渐模糊,《中国新闻》在新闻报道中的内容取舍、条目编排上的独特性有所减弱,但记者采访时对客观视角的坚持,及整个播音团队在播报风格上的延续,仍然基本保留了《中国新闻》一向追求的客观、可信和“国际化”的外在形态。

  作为一档新闻评论类节目,约请各个领域的研究专家,往往是形成其权威性的最佳途径,《今日关注》国际新闻话题所约请的专家,几乎已经囊括了目前国内所能约请到的最豪华阵容,国防大学张召忠教授、王宝付教授,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罗援将军、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陶文钊等,既是CCTV—4伊拉克战争报道期间建立的“看家班底”,也是各自研究领域的翘楚,由他们担纲国际新闻评论,无疑有利于《今日关注》权威性的建立。而在国内新闻部分,由政府相关部门官员,如外交部领事司魏苇司长、国家质检总局产品质量监督司纪正昆司长等担任嘉宾,则可以比较好地把握政策尺度,同时突出“权威解读”的特性,同样有利于权威性的建立。

  对这30期选题进行分析可以发现,国际新闻中,时政新闻占有绝对重要的位置,其中尤以“重”、“大”、“硬”为特色,如《俄美两国北极“冷战”》、《时隔7年 朝韩首脑再聚首》、《罗夫辞职 布什失去白宫大脑》、《俄美角力争夺格鲁吉亚》等,既涉及大国关系,也有对区域安全、他国内政的关注,总之只要够大够硬,无论受众关注度如何,都被纳入选题范围。反之,选题愈靠近受众,则愈发偏“软”。共计8期属于国内新闻的选题中,除5期应时报道之外,《关注单双号出行第一天》、《港股 境内居民直接投资境外第一步》、《中国反垄断法诞生》,都应归入民生、经济类报道。也就是说,《今日关注》对同期发生的所有国内重大时政新闻,没有任何“关注”。